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萌妻攻略 071 闹剧

作者:洛云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biquge6.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biquge6.net


随机推荐:

    楚慕汎到思慕集团总部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点,他进会议室时所有的董事都已经到齐,他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主席位置的楚朝晖。楚慕汎勾动嘴角,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一身黑色的西装将整个人显得优雅而修长,如果刻意不去看他的眼神,他的整个人看上去反倒是有些随意洒脱,但是这张脸再配上他一贯锐利的眼神,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就变得大不相同。业界称他为恶魔王子一点也不假,因为这个人从不允许有人碰触到他的底线,在他的眼里,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可以无视的,他之所以会答应楚朝晖来开这个会,只是不想大家故意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去打扰老爷子休息。

    楚慕汎的出发点其实很简单,他不在乎这件事对这些人的影响,他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是如果整件事情关系到楚明德的身体,那么他会试着去妥协,但是他不允许有人得寸进尺。

    看楚朝晖的这个架势,今天他必定会以长辈的资格来主持会议,楚慕汎姑且不想计较,他找到楚朝晖右手边的空位,随意地坐了下来,想来这个位置就是留给他的,会议室里的其他位置早已经坐满。

    楚慕汎扫了众人一圈,最终和楚希媛的眼神相遇,楚希媛今天的脸色看上去并不好,或许是因为昨晚没有休息的原因,隐隐能够看到姣好的皮肤以及高档的化妆品也掩饰不住的淡淡的黑眼圈。楚希媛很难得的没有和楚慕汎呛声,知道楚慕汎在看着她,她也只是目光随意地回了一眼,始终一言不发。两姐弟即使不说话,看在旁人的眼里还是有隐隐的火药味在蔓延。

    “楚董事,开始吧。”

    楚慕汎依然是望着对面楚希媛的方向,而这句话却是对着他旁边坐在主席位的楚朝晖说的。他并没有称楚朝晖为大伯,而是客客气气地称了一声楚董事。这一声倒是让楚朝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松了松领带,坐直了身子,说道:“应大多数董事会成员的要求,今天才会临时召开董事会,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想诸位心里都有数。”楚朝晖看了楚慕汎一眼,也严肃地回敬道:“楚总裁,你理应给董事会一个交代。”

    “交代?”楚慕汎脸上的笑容显得特别诡异,他冷漠地说道:“既然大家想要一个交代,我可不可以要求先听听各位的意见?”

    “我们的意思很简单,慕汎,你花了这么大的一笔钱就为了买一个女人,这要是传出去,难道不知道会对公司的形象造成多恶劣的影响吗?堂堂思慕总裁,做事岂能这般儿戏?”

    楚慕汎看了看说话人的方向,李伯伯,又是这个人,倚老卖老的家伙,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似乎总是最喜欢和他死磕的吧?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楚慕汎顿了顿,故意有些惊讶道:“我倒是很好奇,会是谁吃饱了撑的没事来八卦我的私事?”

    他一直就很怀疑这件事情为什么会泄露出去,而且还差一点被媒体大肆报道,他不是没有想过,然而在他心里呈现的答案始终是简单而直接,一定是他身边的人故意而为之,至于是谁,他总会查个水落石出。

    “任何和公司利益有关的事情都不仅仅是你的私事,你是集团总裁,难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整个集团的形象吗?你怎么能这么不知轻重?”

    言辞似乎越来越激烈了,而且周围附和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楚慕汎闭了闭眼睛,嘴角的淡笑始终不曾减少分毫。

    “李伯伯的意思是我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该先向董事会打个报告,先让大家评估评估对集团的影响,然后再开个表决大会才能够最终成行不成?”

    “你……简直是冥顽不灵。”

    楚慕汎的话听起来没有丝毫的纰漏,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实际上已经不耐烦了,他越是表现的客客气气越代表他的心里越排斥。

    “慕汎啊,你李伯伯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虽然你每年是为集团创造了不少的财富,按理我们也不应该过多地干涉你的私事,但是我们并不想因为你的私事而影响到公司的股票,这一点希望你能够明白。”

    哼,说到底无非就是他赚钱了大家都高兴,但是要是他的行为影响到了这些人的实际利益,那么他即使之前赚得再多也是会被这些人忽略的吧?

    楚慕汎心中冷笑,这帮人的势利他不是第一次见识,若不是这帮人都是随着老爷子打江山的老人,他早就动手进行了清理。现如今,因为他的心慈手软反倒是给自己添了不小的麻烦,说好听点,大家是在为公司着想,说难听点,还不就是为了自己的腰包?

    楚慕汎身子往后靠了靠,双手反枕着自己的后脑勺,始终是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在场所有人。他看着大家面面相觑,窃窃私语,争论不休,彷佛整个事情都与他无关,他只是在欣赏着大家给他演的一出戏而已。楚慕汎今天的表现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按理他开会时总是一副面无表情、冷静而严苛的形象,但是今天的楚慕汎显得特别随意,丝毫不像是来开会的,反而更像是在看热闹。

    楚朝晖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楚慕汎数眼,始终不明白楚慕汎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便是他不喜欢楚慕汎的地方,二十几岁的年龄,然而他的心机却极深重,连他这种老江湖有时候都会自叹不如。看不透这个侄子,是他这些年一直以来的心病。

    “咳……”楚朝晖故意咳了一声,再次把话题又拉了回来,“慕汎,大家的意思你应该也明白了,说说吧,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楚慕汎放下双手,身子向楚朝晖的方向倾了倾,刻意放低声音说道:“大伯,整件事情相信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觉得我还需要再假惺惺地和大家谈什么交代吗?你还真觉得大家质疑我的理由是站得住脚的吗?这件事情,我相信你比谁都查的清楚,不是吗?”

    当初说他私自挪用集团的钱,所以要让他来个交代,但是他相信楚朝晖经过了一夜的时间,不可能还调查不出真相。而这帮人,也不过是逮着机会就想在他的面前摆谱,那也要看他乐不乐意配合了。

    听完楚慕汎的话,楚朝晖果然脸色僵了僵,和楚慕汎直愣愣地对视了许久,他最终不动声色地握了握拳头,知道最终还是拿这个人没有办法。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biquge6.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biquge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