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的诡面郎君 第四章她是想让我无路可逃

作者:梅花二度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biquge6.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biquge6.net


随机推荐:

      “老伯,这……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急切的想要从他嘴里得到答案,可是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冲我做出一个数钱的手势,“我是算命的先生,不是老伯。要想知道怎么破,先给钱!”

    我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红色妖姬放在他手里,他却摇了摇头。

    嫌钱少啊!我一咬牙又掏出一张毛爷爷递给他。

    老头这才点了点头,“姑娘,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天机不可泄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怎么破还得靠你自己。你在哪里遇到的,便去哪里寻找答案吧,这阴亲只有那人可以破掉!”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在心里想,这是什么人啊?拿了我这么多钱,却没有说出个什么所以然的东西。什么去过哪里,便去哪里找,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就是那晚跟曾颖去过乐巢酒吧吗?为了弄清楚这件事,为了除掉肚子里面这个鬼东西,一向胆小的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一个人去乐巢酒吧,去弄清楚这一切。

    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我一个人走进了乐巢,要了一杯红酒在吧台前坐了下来。我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客人,希望能够在人群中找到那晚祸害我的男人,可从八点半一直坐到十一点,我眼睛都看酸了,也没看见那男人出现。

    难道是那老头骗我?我心灰意冷的站了起来想回小姑家,却忽然来了尿意,我只得折转身子去了卫生间。

    刚在便桶上坐下,就感觉有一股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得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总觉得背后有人一样,猛然间回头,在昏黄的灯光下,我看到卫生间的门口那悬挂着个人!

    那人影被风吹得轻轻的摇晃着,脑袋低垂,猩红的舌头一直伸到了胸口。那人的脸因为低垂着埋进胸口,四周围光线又十分的昏暗,我一时还判断不清楚这吊着的人是谁。

    但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个人一定已经死了!

    谁会吊死在乐巢酒吧的卫生间里?我全身发麻,头发一根一根的竖起来,心头难掩一种可怕的恶寒。

    居然有人在卫生间的门口吊死了,我想立刻报警。但当我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时,却惊恐的发现吊着的那个人突然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如同刷了一层墙灰一样发白的脸,脸部的五官苍白恐怖,唇边勾起一丝鬼魅般的笑容。

    一头棕色的卷发波浪般的甩了开来,赫然就是昨晚死去的曾颖!

    曾颖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珠子看着我,抖动着鲜红的舌头,阴冷的恶笑,“云小丫,我死得好惨哪?你知道吗?我是因为你才给害死的……我不甘心哪……下面好冷,你下来陪我吧!”

    尸体说话了!诈尸了!

    “不,你的死怎么跟我有关系?小颖,你不要来找我……”我因为害怕,连话都说不顺畅了,提起裤子连续向后退了好几步想逃跑,但小腿肚子发软的感觉,让我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曾颖眼窝里的眼珠子突然顺着眼眶滚落下来,红色的血水也跟着流下,声音特别的凄厉。

    “要我不来找你?哈哈……哈哈……云小丫,你不记得我们曾是最好的姐妹了?现在我死了,你却还活着,这公不公平?我是因为你才死的,今晚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握紧冰凉的手指盯着她,心里害怕得厉害,几乎连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不,不……小颖,我们是最好的姊妹,但你不是我害死的,谁害死你你就去找谁报仇啊!”

    我一说完忽然想起曾颖死亡的当晚从她胸口钻出来的那条黑色的小蛇,立刻口不择言的又说道,“小颖,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害死你的是条小蛇,对,是条小蛇,你要报仇就去找那条蛇报仇啊!”

    “蛇?你看见那条蛇了?”曾颖诡异的脸上忽然露出难以想象的恐惧表情,“不,不要跟我说那条蛇!那蛇的主人是魔鬼,他是魔鬼!我怕……我怕,我真的很怕,你不要再跟我说那条蛇!”

    蛇的主人?那条黑蛇有主人?就连死去的曾颖也害怕?

    但这个念头只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是怎么说服曾颖放过我。

    “我跟那条黑蛇的主人半毛线的关系都没有啊,你找我干嘛?小颖,原来你也欺善怕恶啊!”我指着曾颖嘶声厉吼,心头忽的略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会来乐巢?”

    “哈哈……云小丫啊云小丫,这么愚蠢的话你也问得出口?如果我告诉你,是谁指点你来的就是谁要我来找你的,你信吗?”曾颖整个身子漂浮在空中,诡异的笑着,嘴角差点就咧到了耳根。

    生前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死了却变成这样的一个样子!我除了害怕,胃里剧烈的翻腾,连隔夜的饭差些全呕吐出来。

    但我还是有几分清醒,指点我来乐巢酒吧的人是那算命的老头,还花掉了我两百大钞!难道那老头在指点我来乐巢酒吧后,又让曾颖来害我?我跟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算计我?我欲哭无泪。

    一瞬间整个气氛都凝结了,我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曾颖乞求能看在昔日是铁哥姊妹的份上放过我。

    我没有出声,对面的曾颖也不出声,在黑暗里,我们就这么对视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壮着胆子冲曾颖大说道,“小颖,我知道你死得冤,但并不是我害死你的啊,你为什么要来害我?就算你怕那条小黑蛇的主人,但你完全可以把他的名字告诉我啊,我报警,让警察抓他,给你报仇雪恨!”

    我话音一落,没想到曾颖在昏暗的灯光下忽然哭了起来。

    她身子往前一倾,整张脸都暴露在了灯光下,七窍流血,就跟我昨晚在现场看到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而她在哭,哭起来那张血淋淋的脸就显得更加的吓人……

    我惊慌地往后退了两步,曾颖却渐渐逼近,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就像两盏明亮的红灯一样。

    我吓了个半死,“小……小颖,你……你别过来!”

    “哈哈……我别过来?今晚反正你得死,得下去陪我!”曾颖说着又逼近了几分,“小丫啊,你知不知道,下面好冷啊,我一个人害怕……你不说我们是铁哥姊妹么?那就下去陪我啊……你别怕,别怕啊……”

    我的汗水从脑门上滑落,强忍着揪心的恐惧,小腿忽然有了一丝力气,转身就往卫生间外跑。

    奔跑的过程中,我老感觉后脊梁骨有人在吹凉气儿,那股凉气儿就跟从冰箱里冒出来的冷气差不多。

    是曾颖从后面追上来了!

    是它对着我对凉气儿,但我根本就不敢回头求证!

    小时候,我听奶奶说过,人身上有三盏命灯,眉心、左肩、右肩,每个地方一盏。命灯是靠三昧真火燃烧,也就是俗称的阳火。如果被不干净的东西追赶,往哪个方向回头,哪个方向的命灯就会熄灭。那时候,身体的阳火熄灭,阳气就会减弱,很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俯身。

    我不能回头!

    卫生间外的走廊悠长,寂静,声控灯时灭时亮,我披头散发的没命往前奔逃。

    一秒,两秒……几分钟过去了,按照我奔跑的速度,应该早就跑出走廊,到了酒吧的前台,可前面依旧还是无穷无尽的红色地板……

    鬼打墙!这三个字突兀的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一定是曾颖在来找到我之前就在这卫生间的走廊里设置了鬼打墙,她是想让我无路可逃!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biquge6.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biquge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