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当巫医的那些年 第三十四章 财神归来

作者:林中笑谈风月事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biquge6.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biquge6.net


随机推荐:

    壁画像上的蚩尤神仿佛恢复了以往的神采,这让我更加的好奇,这壁画像的后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难道像洪大爷之前所说的,祖师爷的法身安放再此?

    我赶紧端正跪好,对着蚩尤壁画像拜了拜以示尊重。随后我简单打扫了一下山洞,又在周围撒了些驱虫粉,拿上了山洞里放着的几本经咒和我的巫刀就准备离开了。

    因为现在五通神已经消失了,不管是被那老人沼里的越南法师阴灵吞噬了,还是被蚩尤壁画像后面的祖师爷吞噬了,反正没了。这样也好,倒不用我每个周末回来给五通神加持禁锢了。

    至于那越南法师的阴灵,祖师爷已经明示:生人勿进,所以我还是不要去管它为妙,就算我想管,我也没那能力,还是等洪大爷回来再让他做决定。

    第二天我骑着摩托车去了红岩上寨村,到了让卡家却发现他已经在等我了,而且他还骑着一台崭新的摩托车。让卡得意的说:“这是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我求了阿爸好久才答应的。”

    我们村里的孩子过生日能吃顿好的就不错了,虽然他们红岩上寨没我们村那么穷,可是买台崭新的摩托车作生日礼物给孩子,在我眼里也算是极为奢侈的,看来让卡的父亲嘴上说着生意不好,可是还是没少赚的。

    我说:“你都有一辆摩托车了,怎么还买一台,而且是全新的,你要用车我还给你就是了嘛。”其实平常家里买摩托车,也大多数是买二手,因为便宜许多,能骑就行。让卡撇了撇嘴,指着我骑着的这辆摩托车说:“这台破车我早就不想骑了,而且加不上速,就给你先用着,反正我有台新的了。”我没说什么,白给我用的干嘛不用。

    我们一起到了阿凤姐家,昨天说好了的要请她去县城派出所帮依巴求情,阿凤姐一出来就看着让卡的新摩托车,说:“哟!你家新买摩托车车啦?”让卡笑着说是,让阿凤姐坐他的车,说新买的坐起来舒服。我心想原来让卡是在打这个小算盘。

    让卡载着阿凤姐,所以我们一路骑得没往常快,都到中午了才到县派出所。我们找到上次的那个值班的警察说明了来意,那个警察一听受害人过来求情了,就问道:“我说你们村到底怎么搞的?虽然算是个强奸未遂,可这也是正儿八经的犯罪啊!把人抓来的是你们,现在说是误会的也是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让卡赶紧递上一支烟,说起了好话,阿凤姐也在一旁应和着说其实依巴是她男朋友,上次是闹了点别扭结果让村里人误会了才把依巴绑来的。我在一旁看着让卡和阿凤姐这么一唱一和的,到觉得他们挺般配的。我觉得这里有他们俩就够了,我倒不如去看看依巴怎么样了,于是我就走出办公室,往那一排拘留室走去。

    我正走着经过了一间办公室,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往里面一瞄,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瘦高男人正在吐沫横飞的说话,而坐在那听他说话的警察正是上次叫住我的黄警官。我盯着那个瘦高男人看了半天,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但又一时想不起来,直到他一转身我才认出来,这不就是我舅舅生前的好友财神吗!他把长头发给剪了,也不像以往穿的花里胡哨了,难怪我认不出来。

    我赶紧走了进去,拉着财神说道:“财神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到派出所来是又犯了什么事?”财神一见到我感到很意外,然后给黄警官介绍说我是他弟,黄警官皱了皱眉头说:“孟天才,你不是个独户么?没听说过你有什么亲戚啊?”

    财神一咧嘴露出满口的黄牙说道:“您还记得以前经常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个老九不?这是他亲外甥,现在老九不在了,我就把他当我亲弟弟一样!”黄警官一听就笑了,说这不是差了辈分,不过真没想到初八就是殷老九的外甥。财神一听,问:“你们认识?”

    我顺着这个话茬就把依巴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想请黄警官帮帮忙,当事人都来求情了,就请网开一面吧。黄警官想了想,拿出一支烟来,财神急忙掏出打火机帮忙点火,黄警官满意的吸了一口烟,说道:“其实这件事并没有那么严重,依巴承认错误的态度良好,况且现在受害人也来请求了,这事好办。”说完他吐出了一个烟圈。

    我一听就知道有戏,看来依巴可以释放了,不曾想黄警官紧接着就说:“不过为了杀一儆百,我还是不能放走依巴。因为最近县里的大小案件剧增,不是夫妻不和打架,就是兄弟为财大打出手,有的甚至完全没有动机的就出手伤人,这让我们很头痛,关键是这些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点。”

    黄警官说完就吸烟不吭声了,我心想他想要卖个关子,必须得让他卖出去才行,于是赶紧问这些案件到底有什么共同点,黄警官这才说:“当事人都是去买了什么神符才变成这样的,一改以往的性格。我们也去调查过那个所谓的法师了,他摆摊的地方还很机动,不过我们找到他也没用,这种东西往小了说就是工艺品、首饰,往大了说也就是宗教用品,我们顶多没收了他的东西,但对他完全没有影响。”

    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况且上次黄警官也说以后有事要让我协助,看来他是想让我帮忙弄清楚那个卖神符的法师的事情,于是我就说:“黄警官,如果我能帮你查清楚这个法师,是不是就能把依巴放了?”

    没想到黄警官一听我这话就生气的拍了下桌子,说:“你当这是菜市场?人民警察还能跟你讨价还价?”财神马上劝黄警官息怒,说道“小孩子不懂事,说话也不过脑子,您别往心里去啊,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家初八了!请好吧您就!”黄警官“嗯”了声就叫财神先出去,说有事要跟我说。

    财神说了句:“你可别为难初八啊,他还得上学呢。”就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黄警官指了指椅子示意我坐下来。他说:“殷老九是你亲舅舅?”我说是,“那你应该认识苗家老人耶怒洪?”他问道,我说洪大爷就是我的师傅,自从外公和舅舅去世以后,我就住他家里。

    黄警官笑笑说:“难怪呢。那你师傅上哪去了?”我说洪大爷出远门了,到湖南探亲去了。他又问我洪大爷的那套驱邪的本事我学了多少,我说其实我已经出师了,黄警官哈哈一笑:“那就是你了!”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黄警官到底要干什么。

    黄警官又点起一支烟,说道:“有很多现象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同样,对于非常案件就要用非常手段。其实我们掌握的证据都表明,所有案件到起因都是来自当事人买来的神符,换句话说卖神符的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可是这些东西在法律上不能作为有效的证据来指正那个人,所以就想请你来协助了。”

    我表示理解,因为我也确实看到那神符给人带来的麻烦,而依巴也算是其中一个,所以我把让卡父母和姐姐阿朵戴神符的事情从头到尾给黄警官说了一遍,最后就说道依巴,他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

    黄警官听完之后,熄灭了烟头对我说道:“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宗教信仰,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执法者更不能用这些事情作为衡量案件的标准,所以依巴还是不能就这么放了。”我听了觉得很遗憾,但是我觉得黄警官说的也确实有道理,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至少要上几个月思想改造课程,好好受受教育,还得定时参加义务劳动才行。”黄警官微微一笑,我高兴地看着黄警官,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随后黄警官跟我约了个时间,说是要详细的跟我谈一谈那个神符的事情,然后就让我出去帮着办手续接依巴走了。

    我又来到让卡和阿凤姐所在的那间办公室,对那个值班警察说明了情况,然后把办好的手续给他过目,他接了个电话就带着我们去找依巴了。依巴一见到我们显得非常高兴,但是当他看到阿凤姐的时候便低下了头。我催促他们有什么话等出去了再说。

    临出派出所大门的时候,黄警官在二楼探出头来,提醒我约好的事情,又叮嘱依巴要按时回来接受教育,依巴连连点头说一定不辜负组织对他的宽大处理。

    一出派出所就看见一台桑塔纳停在门口,打开车窗一看原来是财神,他叫我陪他吃饭聊聊天,正好我骑得那辆摩托车可以让依巴先骑回去,上车的时候我看见阿凤姐对依巴还是不理不睬,直接坐在了让卡的背后。

    坐在财神的桑塔纳上,我说:“财神哥,想不到这才小半年功夫,你就如此风光了,看来水果生意做得不错嘛。”财神却笑着说:“水果我早就不做了,我现在做的可是国际买卖!”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biquge6.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biquge6.net